“糖衣”背后 病症显露

2020-05-02 10:52栏目:母婴
TAG:

从《双世宠妃》到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,甜宠剧已经成了网剧市场的大户。

2017年,《双世宠妃》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的先后火热,让甜宠成了悬疑之外又一新吸流网剧类别。随后,与甜宠挂钩的剧集开始频繁出现,诸如《双世宠妃2》《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》等再成功的也数量不乏。

今年,甜宠不仅承包了网剧市场,还开始迈入电视剧、综艺市场。《独家记忆》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之外,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《国宝奇旅》《女儿们的恋爱》《妻子的浪漫旅行2》等都用糖甜住了不少观众。

只是,甜宠当下虽已蔚然成风,但却未必能一直甜得诱人。

生产批量化,甜度扩散化

与以往相比,今年网剧市场上甜宠剧的数量翻了不止一倍。除去频登热搜的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,还有《独家记忆》《大约是爱》《喜欢你时风好甜》等近10部剧收官or在播。

另一方面,根据几大平台早期公布的2019片单,腾讯的《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》《别碰我心底里的小柔软》《我只喜欢你》《余生请多指教》《舟而复始》、爱奇艺的《世界欠我一个初恋》、优酷的《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》《当她恋爱时》《最动听的事》、芒果TV的《恋爱风线》《不可思议的晴朗》《白昼星辰》等待播网剧都以甜宠暖心为主打。

由此可见,甜宠剧已经从早期小规模打拼,迈步进入了批量化生产的时代。与此同时,都市、年代、古装等题材的卫视剧集以及情感类综艺,也增加了对甜宠元素的偏重。

实际上,最早的甜宠剧可以追溯到郑爽、杨洋主演的纯爱偶像剧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,该剧2016年在东方、江苏首播后,不仅收视率一度双台破1,还掀起了一阵热度不短的甜蜜风。

但由于政策导向逐渐偏移现实题材,甜宠剧没能趁着这股热风在卫视发酵。但从去年开始,甜宠元素逐渐在卫视扩散,除了《一千零一夜》《你和我的倾城时光》《甜蜜暴击》等青春爱情剧,年代剧《正阳门下的小女人》、仙侠剧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、谍战剧《爱国者》都卖过甜。

今年剧集对甜宠元素的偏重再次升级,综艺也开始向其大举进发。《知否知否绿肥红瘦》《幕后之王》《天衣无缝》皆造了不少高甜,芒果系的三档综艺《我家那闺女》《女儿们的恋爱》《妻子的浪漫旅行2》更是将撩人进行到底,频频甜上热搜。

甜宠为何愈发撩人

与悬疑前后在网剧市场兴起,为何悬疑已降温,甜宠却势头越发猛烈?

首要的原因就是其受众群体够庞大。别管是青春懵懂的少女,还是阅历丰富的老阿姨,都对童话爱情抱有渴望,对暖男欲罢不能,毕竟少女心从来不分年龄。

甜宠剧的主要定位类别青春校园、都市爱情贴合女性用户偏好,粉红不间断,撩人无止休的高甜剧情和宠妻狂魔的男主设定,又还原了女性憧憬的童话爱情,再加上她经济崛起和网络剧前进的双重助推,甜宠剧自然越发受宠。

另一方面,甜宠剧也切中了观众的观看需求。都市生活的快节奏和巨大压力,使观众对车祸、流产、后遗症等参杂着虐元素的甜失去了观赏兴趣,如知乎一网友所说,现实的生活已经那么曲折了,为什么还要看虐心剧这么虐自己呢?。

其次,甜宠剧的性价比高。演员以新人为主、IP多为中小型、剧集体量在2030集、故事基本发生在现代,与悬疑、科幻、仙侠等相比,甜宠剧的制作成本可以说是最低的,但投资回报率却极其可观。

2000万投资的《双世宠妃》在腾讯视频拿下超47亿播放量,《花间提壶方大厨》两季投资回报率超过140%,《大约是爱》以一千多万的投资博到了13.5亿的播放量,《绝世千金》上线四天分账金额突破1000万

此外,借甜宠剧冒头的制作公司同样不胜枚举。以《亲爱的公主病》、《亲爱的王子大人》两部甜宠剧入局网剧的留白影视,2017年D轮融资完成后估值15亿;《双世宠妃》承制方余洲影视,2018年年初获得上市公司天神娱乐投资;《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》播出后,成立不到两个月的北京造梦机影视传媒迅速走到了台前。

不仅如此,甜宠剧奶人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,邢昭林、胡一天、沈月、张新成等新生流量演员皆是代表。

糖衣背后的潜在危机

少女心永远不会老,糖却不能永远保甜。甜宠剧在凭借爆表甜蜜度扩散成流的同时,同质化、价值观空洞等问题也越发清晰。

《喜欢你时风好甜》《大约是爱》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虽爱得各不相同,但内里遵循的都是霸道总裁只宠我的套路;腾讯待播的《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》《别碰我心底里的小柔软》走得都是小美好式纯爱,学霸男神蜜恋普通少女;《好色千金》与《萌妻食神》《双世宠妃》的人物设定和剧情走向,也有诸多雷同之处。

这些套路虽现下吃香,后续却极有可能成为甜宠剧被观众审美疲劳的主因,大女主显露颓势,创业剧难以抬头都是例证。

其次,甜宠剧根本上是一种白日梦的影像化,故事情节、人设以及其营造的爱情,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找到缩影。一切围绕爱情打转的故事设定和逐渐倾向低龄化的剧情设置,则使得其内里价值观空洞,缺乏思想高度。

而甜宠剧的另一主观众群青少年的价值观基本还未成熟,很可能受剧集影响陷入虚无缥缈的幻想。可当下政策对剧集正向价值观的把控日趋严苛,重点网剧需到广电机构备案、弹幕要先审理后播的规定先后出台,也彰显了国家落地台网标准一体化的决心。如此一来,甜宠剧很可能会步上穿越剧的后尘。

此外,甜宠剧制作团队的水准与以往相比虽有上升,却仍以新公司和中小公司为主,导演、编剧基本还是新人,铺陈故事的功力欠火候,对成年人式现代童话的描绘也缺乏新意和把控力。

近期播出的甜宠剧豆瓣分基本都在及格线徘徊,只有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和《独家记忆》拿到了7+的豆瓣分,但其热度盛况与《太子妃升职记》《双世宠妃》相比,仍有不小的距离。

不置可否,甜宠剧和甜宠元素的市场价值是可观的,未来这股甜蜜风暴也必然会持续。

只是,其故事和人物设置的新颖性都在减弱,内容、制作、价值观上的问题皆已暴露。未来,甜宠剧若想继续以小体量撬动大流量,内容创新和价值丰富必须从现在开始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百利宫发布于母婴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糖衣”背后 病症显露